文苑擷英

喬嬌 散文——《母親的端午節》

作者:喬嬌     時間: 2019-06-07     點擊:3147次    分享到:

母親的端午節


小時候家里的生活不算富裕,常常被柴米油鹽的瑣事困擾,但母親又是一個極具有儀式感的人,她總是一個人哼著歌將生活瑣事打理的井井有條,然后敞開門等著我們回家。這種儀式感在特殊節日將到來的時候表現得尤為明顯。轉眼又是一年端午,母親早早地打來電話說為我們包了粽子,聽著母親電話那端爽朗的笑聲,仿佛嗅到了童年記憶里的粽葉香氣,把我的思緒也一并帶回到那個時候。

和其他地方一樣,我們陜北的端午節習俗不外乎吃粽子、插艾蒿、戴香包……值得一提的是,在我的家鄉有著“癩蛤蟆躲端午”的說法,傳言端午節這天的癩蛤蟆毒性最大、質量最好,因此不少人都加入到捉蛤蟆的大軍中,用它來作藥引子。我們家沒有這樣的習慣,但我總喜歡約上幾個小伙伴跑到外面看別人忙前忙后。一天下來回到家里的時候已經大汗淋漓,母親總會在這時端一盤粽子過來,一邊催我洗手一邊撿出里面最大的一個給我。蒼綠的粽葉被母親的一雙巧手包的有棱有角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,依稀還能聞到糯米混著大棗的香氣。我迫不及待地解開細繩,將粽葉剝開,這時熱氣混著糯米獨有的甜香沖入鼻腔,跑了一天早就饑腸轆轆,我顧不上吹一吹就將它送入口中,母親包的粽子,每一顆米都黏在一起,入口卻又粒粒分明。我最愛吃粽子里的大棗,因此每次都把它留在最后,等香軟的米飯下肚,這才將棗吞入口中。一個吃完還不滿足,我總會向母親再要一個,母親則一邊叮囑我待會好好吃飯,一邊示意我自己去拿。

有次因為天氣太熱我沒有出門,留在家里看母親包粽子,只見她先拿出厚厚的一盆粽葉,仔細將它們浸泡、洗凈,然后變戲法般不知從哪里拿出早就泡好的糯米和陜北大棗,飽滿的紅棗映著滿滿當當一碗糯米,看起來讓人格外有食欲。為了讓粽葉更好包一點,母親總會先將它們放在鍋里煮一煮,這樣粽葉就會比之前更加軟。接下來就是正式包粽子的環節,母親會先將寬胖的兩片粽葉尾尾相連,折成錐形,然后將糯米、大棗依次放入并將它們壓的緊實,最后用粽葉把四周覆蓋,扎上粽線,一個厚實的粽子就包好了,接下來放入鍋中煮就告一段落了。我看的入迷,便央求母親讓我也試一下,卻笨手笨腳地放多了原材料,糯米漏了一地。母親也不怪我,笑呵呵地走過來,手把手教我把粽葉壓的緊實。

粽子出鍋之后母親會先挑出來幾個晚上吃,然后剩下的依次分好,準備送給親戚鄰居,隔壁的奶奶、爸爸的工友、還有媽媽的同事,但凡是與我們家有些交際的,都少不了這一份來自母親的心意。

后來漸漸長大,生活也慢慢地富裕起來,我這才知道原來粽子還有甜咸之分,如今商場冰柜里放著各種餡的粽子,最經典的紅棗糯米粽反而顯得不那么起眼。前幾天從同事口中得知了新的冰皮粽子,邊想著給母親帶一點讓她也嘗個新鮮,誰知道我的電話還沒打過去,母親的電話就提前一周打了過來。電話那頭還是熟悉的聲音,她笑呵呵地說端午要到了,今年又包了我小時候最愛吃的紅棗糯米粽,讓我拿回家一些,并囑托我幫她往大媽大爸等親戚家里送點。

這時我才反應過來,對于我們來說端午節不過是五月初五那一天的紀念,而母親的端午節,卻是從提前一周就開始了的。她總是像個孩子一樣為大家準備著驚喜,把端午節當成是春節、中秋一樣的盛大節日,讓所有人都來分享她的喜悅,分享她的端午節。而如今母親的粽子也從最初的紅棗糯米粽變換了更多不同的花樣:赤豆、芝麻、玉米粒……一顆顆小小的谷物連同她滿滿當當的情意一起被包進糯米中,覆上柔韌的粽葉,這粽子里包進了她的友愛善良,也包進了思念和親情,端午節的時候吃母親包的粽子,已然成了一種習慣。

都說歲月催人老,如今母親包粽子的動作沒有當年那么嫻熟,卻依舊保持著這樣的習慣。在母親的端午節,可以不插茱萸、不戴香包,唯有粽子必不可少。而每當我將軟糯的粽子咬下,品嘗著一如當年那一成不變的美味和溫暖,耳邊就會響起母親熟悉的話語,伴我又回到當年那一場端午的美夢當中。

陜北礦業 喬嬌


上一篇:雷紅璽 詩歌——《你是我的國 我的家》 下一篇:白立平 詩歌——《她們》
北京赛车pk10开奖视频